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新闻 > 冒险岛

冒险岛

2019-10-23 18:19:33作者:AG8U推荐访问:热点新闻

(原标题:冒险岛!)

我不是不明白自己要什么,只是有些东西,我不想舍弃也舍弃不了.也许有一天,我真的会象金老板那样,为了利益不择手段,但是,那样的生活,对我来说真的有意义么? 看着黄毛为伟刚紧张的样子,我想起了当初,黄毛为了我同伟刚翻脸…就是这样的兄弟,我能够舍弃,能够背叛么? 黄毛挂了电话,抬起头,舒了口气,转头对我说:”伟刚还真不知道这事,他说这件事情不是他做的,一定是别人陷害.”我笑了笑,问:”他没有说其他吗?”黄毛点点头,说:”我就告诉了他这件事情,我想你说的对,伟刚知道这事,就一定有办法避免和成哥冲突的,至少有了防备了.”我笑着说,”是啊,这就够了,来,我们喝酒去,不管这些事情了.”在这样的天气里骑车,是件很奇妙的事情.先是寒意侵身, 没过多久, 便开始浑身燥热, 脸上被冰凉的雨水浇灌着, 闷而不透风的雨批下, 却包裹着汗津津的身体.雨越下越大, 似乎整条逸仙路上只有我们三人三骑…我的双脚机械地蹬着踏板, 大脑一片凌乱…怎样才能把消息传出去,告诉张飞他们呢? 这时候, 我才忽然发现, 这个世界似乎离了手提电话, 就无法正常运转. “只能相机行事了.”我暗叹了一声,对自己说道. 这时候,左边的车行道上忽然开过一辆小车,车速飞快,右轮开过了一个积水的小洼, 哗的溅起一道水幕,飞罩到我们头上身上,虽然穿着雨衣,但脸上脚上还是被溅到不少脏水.我暗骂了一声,抹了下脸.忽然就听见后面响起一声怒吼.接着一人一骑飞快地超过我,向那辆小汽车追去.这人正是石岩. 那汽车行得飞快,却哪里追得着.那年的十一月,干燥而多尘,说来也怪,未曾下过半滴雨,天气便一天冷似一天, 那天上午,天气依然晴朗,我穿了件带帽的绒衫,迎着大风,敲开了中海家的门. “周周…”看见是我,中海愉快地叫了起来.”我来你家吃饭喝酒.”我搓着手,大声说道.这时候,中涛也从房里走了出来,”周周哥,中午我可不能陪你们了.我约了人了.”我瞪了他一眼.”哪个女的? 长得怎么样?”中涛摸着头,嘿嘿笑着,也不回答.我踢了他一脚,说:”那你去给我们买点吃的喝的,等会中午我就和你哥在这里解决了.”中涛应了一声,就向外走去.中海呵呵笑道:”你怎么忽然想到来找我吃饭?” 我晃了下头,道:”我知道你今天休息,不去网吧,就过来陪你咯.”冒险岛门轰然开起.董胜还未等门开直,便矮身钻了出去.田勇拍拍我的肩膀,也跟着钻到了门外.我等李毅把门拉直了,才慢慢向外走去.一边走,一边对低声说:”把门拉上.” 屋外的天空似乎比屋内更压抑,这时雨势已小,风力更大.灰沉沉的云堆在头顶,就象随时都要化作毫雨,顷盆落下.身后的李毅刚把门拉下,董胜已经冲了上来, 一拳击在我的胸口.我闷哼一声,腾腾腾倒退几步.嘴唇上牵,挑衅似的看着董胜.这时候,田勇拉着董胜的手道:”你疯啦,自己人也打?”我哼声道:”放开他.”田勇诧异地看着我,我缓缓向他点了点头.田勇慢慢放开手来.董胜大声叫道:”你他*是不是人,我兄弟为你的事受伤,你还拦着我报仇.”说着抬起腿,一脚向我揣来…我后退半步,抓住他踢来的脚腕,用力向后一扯,董胜立足不住,向后便摔下去.我和身扑到他身上,横过右臂卡在他头颈上,大吼一声,说道:”你告诉我,你想要怎样报仇?”

冒险岛听我这么一说,伟刚的脸色顿霁,放开手拍拍我的肩膀说:”周周,你放心,好好干了这件事,以后我把宝山客运的生意分一点给你管.大哥我绝不会忘记你.” 我点点头说:”没问题,伟刚,你让我干什么,我肯定会好好去做的.”伟刚哈哈笑了起来.这时候,黄毛走了进来,手里提着个袋子,说:”周周,给你买了点麦当劳.”伟刚站了起来,从黄毛手里接过袋子,把里面的汉堡和鸡块一样样取了出来,放在我的床头柜上,说:”你自己慢慢吃吧,我呆会还有点事情,就先走了.”我坐直身子说:”啊,那你慢走啊伟刚.”伟刚点点头,站起身走出门外,黄毛向我眨了眨眼,跟着伟刚走了出去. 看着这两人出了房门,我慢慢滑进被窝,想着伟刚刚才说的那一番话,心里不知怎的,竟然有些恐惧.我暗暗问自己,”他为什么那么着急,要去找一个人的麻烦,啥时候都可以,伟刚为什么那么着急要把叶世杰给做了? 而且他自己不出头,偏要我去做呢? 还许给我那么大的好处.” 我越想越觉得怕,却理不出丝毫头绪,渐渐地感到一丝疲意,闭上眼睛,就此睡去了.我拨通了黑皮的电话,传来的讯息却是用户已关机,虽然这个结果并不出乎我的意料,但还是令我沮丧.”我只有从黑皮这里探听到伟刚的消息.”这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黄毛,他在我身边的时候,总能在关键时候告诉我很多有用的讯息,可是…忽然,我的脑海里灵光一闪,想起了一人. 我急急忙忙又掏出手机,然后在通讯簿里查找着.终于,我看到了那个久违的名字:”唐志浩.” “呵呵,你知道我是谁吗?浩浩.”接通电话后,我对着话筒说道.”周周哥.”唐志浩在那边很自然地叫出了我的名字.声音里还显得有些高兴.”好久没见到你啦,周周哥,你最近怎样呀?”我沉默了一会,道:”浩浩,先不说其他的,今天我来找你,是想你帮我个忙.”张经理后退了两步,用阴沉的目光看着我问:”你到底是谁? 为什么要到我们这里捣乱?” 我摇头道:”我也没想捣乱,本来是想来看看玩玩,谁知道你们这里的人太不识相,老子要走的时候却不让我走.现在的话,哼哼.我还真不想走了.”张经理不再说话,慢慢向后退着,他们六七个人被我们逼进了大舞厅里.这个大厅不小,足能容纳六,七十人,黄毛带来的兄弟也全都从走廊跟了进来,三十来人把张经理他们几个围在了中间.我看着张经理,慢慢说:”今天我本不想陪你玩,是你逼我的.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. 你让刚才过来的那个姓马的老女人过来,给我道个歉,然后把我交的钱退还给我.我就走人. 要不然,这个场子你就不要看了,今天全给你砸烂.”说到这里,忽然走廊里又传来了脚步声,回头一看,走廊里黑压压的一片,全都是人…张经理在旁边冷笑着说:”你是要在这里跟我比人多吗? 今天倒要看看谁吃不了兜着走.”

冒险岛

天一早已经漆黑,江堤下潮声渐响,湿气袭面,想是到了涨潮时分...我望着远处江面上的点点船火,心头也如这一江之水,时起时伏,万难平静.黄毛忽然站起身来,抓起身边的啤酒空罐,用力向着江面扔掷开去.风疾罐轻,才抛出两三米就被吹落到了脚下的沙石滩中...黄毛嘴里喃喃骂了句娘,又拾起一罐未开过的啤酒,用力抛出,"咵"地一声,啤酒罐落进远处的江水中.我也站起身,拿起剩下的两罐啤酒,扔给黄毛一罐,两人相视一笑, 将手中之物用力抛出... 这时远处江面上的某艘航船,鸣响了汽笛.我和黄毛对望了一眼,转身向着漆黑的来路走去...考试正式开始,考题一一出现在屏幕上,昨天刚看完一遍书,这些题目在我脑海里一道道都印象深刻.我一边轻快地按着键盘,一边为自己的智商首次在考场上得到验证而感到欣慰.二十分钟左右,还未做完所有的题目,屏幕上就出现了提示:说我已可以通过考试.等待指纹验证后就可以顺利地退出考场.我转头看看锋锋,只见他正皱着眉头,望着屏幕苦苦思索.我轻轻咳嗽了一声,锋锋转头看我一眼,皱了皱眉头,又回过脸去继续做题.虽然所有的题目都是一样的,但是题目顺序都是被打乱重新分配的,所以每个人看到的考卷都是不同的,没有办法传递答案.我托着下巴,坐在那里等着锋锋.两个监考老师在教师里前后走动…我神不守舍地举起电话,放到耳边,电话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.”周周…”是白轩,这声音冷如街上的寒风.”什么事.”我麻木地问道.”你…今天来吗?”白轩颤抖着问.这冷冷的声音里仿佛还蕴涵着一丝热切.我摇了摇头,道:”以后没什么事我都不会来,你有什么需要的就问我…”话未讲完,耳边便传来了”嘟…嘟…”的忙音. 我叹了口气,把头蜷缩到衣领里.又慢慢向前走去…也不知过了多久,天色渐渐开始发白,我也慢慢感觉到了疲倦,”我可以去哪里呢…”我拿出了手机,便想打给黄毛.我把手机拿到面前,正要拨号,忽然看见屏幕上显示着有两条未读短信.按下阅读键,第一条是白轩发来的:”周周,我一个人真的撑不下去.” 第二条也是白轩发的:”永别了,周周,你再也不需要救我了.”冒险岛

冒险岛在道上混的,各式各样的人都有.但无论是心狠手辣的,还是面慈心软的,最忌讳的一件事,便是被自己的兄弟出卖. 所以尽管当初陈豪在月浦也混下了好大的名声,手下铁心的兄弟更是不少,可一旦他被揭露出和伟刚同谋时, 还是免不了一死. 这一回,成哥的那位兄弟恐怕也是难逃此劫了.成哥怔怔地看着地上,过了半响,叹了口气道:” 我安排好了,今天晚上就有兄弟去找阿中.”成哥又补了一句:”哦,阿中就是我那兄弟.” 我看着成哥,拍了拍他的手说:”你也别太难过了,这件事情怪不得你的.”成哥点点头,忽然大声说:”来,来来,继续喝.”说着便又来倒酒.看着他们两个走近过来,我赶忙别过头去.走到一边.当两人渐行渐远,慢慢从我的视线中消失,被人群淹没时,我发现自己已是一脸的泪水和心酸… 我怀着满心的痛楚,荡漾在这拥挤的街头,觉得自己无比渺小,那些所有发生过的事,尽管我机关算尽,自作聪明,却最终没有一样事情是我可以掌握控制的.直到今天,我终于失去了自己最珍爱的东西.”周周,究竟你想要些什么? “我问自己…看着后面那辆车,我心里一阵惊慌,想:”我被公安给盯上了,这下可糟.还是先转回家里去吧.”我正要让司机掉头回去,忽然心念一动,心想要是我就这么折回去了,那更加洗脱不了自己的嫌疑了.公安一定知道我发现他们在跟了.而且我这一折回去,就明明白白地说明我知道阿强的藏身之处. 那该如何是好呢? 我扶着脑袋想了一会,便对司机说,”师傅,你开到漠河路口,向左转弯.就停下.司机答应了一声. 不一会,就到了地头,司机靠边停下车来,我付了钱,向对面的团结饭庄走去.



作文投稿

冒险岛相关的热点新闻大全
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