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2019-10-23 19:16:41作者:AG8U推荐访问:热点新闻

(原标题: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!)

嘴里嚼着热气腾腾的饺子,就着酒,我们兄弟四个聊了起来,聊的都是过去的话题…想起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是何等开心快乐,怎样的无忧无虑.一时感慨良多.喜东哥忽然叹了口气说道:”周周, 你们这几个人里,我一直担心的还是你, 你比锋锋他们几个要聪明得多,也有胆量. 看起来现在混得不错, 唉…但是我知道. 吃这口饭是多么危险. 我认识很多人,当年都混得很好,但到了后来,不是被砍就是被抓.真正赚到钱安定下来过日子的,实在是没有几个.你自己要当心啊.”锋锋推了喜东一下,说:”哥,怎么说这些? 周周现在挺好的,还开了饭店,没事的.”我摇了摇头,苦笑着对喜东哥说:”你说得没错.唉,我现在是欲罢不能啊.”说着,蹩着眉心喝了一大口酒.小李看着我问:”你有啥事情搞不定啊? 要不要我们兄弟…”我一摆手,说道:”不提这些事,以后我这里的事情,就不用你们费心啦.我能搞定.”说着拿起酒瓶,给小李和自己倒满,笑道:”来,再喝一杯.”说完一饮而尽.没多久便来到了临江公园门口.我跳下车,看见旁边停着辆解放军车,也是满塞了一车人. 旁边的钢钢正瞪大眼睛看着我,喃喃道:"册那,搞那么大啊." 峰峰和小李也到了,走到我身边.我问小李说你哥他们怎么没来呀.小李说我哥听到是伟刚的人,就不肯来了说这件事情他们另外自己会人去干中海的.还让我今天不要过来.我不肯就偷偷溜过来了. 峰峰说他妈的这么多人,要发香烟吗? 老子已经很穷了.我说不用,都是伟刚的兄弟又不是外面叫来的人.这时候小国走过来发了圈烟给我们,说今天中海他们一帮人到宝山电影院弹子房打台球. 已经有兄弟到那边蹲点了.他们到了我们就过去." 黄毛也走了过来,和峰峰他们打了个招呼说:"以后都是朋友了,有啥事情说一下.周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."刚给郭敬打完电话,中海的老娘便从厨房走了出来,看见我,招呼道:”周周,怎么又回来啦? 要么晚上在家里一起吃饭吧.”说着把手上端着的两个菜盘放到桌上.我笑着说,”不啦,中海跟你一起吃吧,我马上要和涛涛到电脑房玩游戏去了.”老太太埋怨道:”吃完饭再去玩也不迟呀.整天就知道瞎混…”中涛站了起来,推着他妈进了厨房,一边说:”烦不烦啊老娘…我又不是小孩子,在外面随便吃点就好…”忽然,我的手机又响了…我接起电话一听,是浩浩的声音,”到了,他们五个,在中海家对面.”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在这之前我从未砍过人,最多也就是操块板砖拍人几下,还不敢拍头,怕把人拍傻了要我负责一辈子...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我和黄毛李顺太出了富都夜总会的大门,朝街对面走去.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尖利的刹车,回头看去,只见一辆白色的小客车在富都门口急停下来.车未停稳,那边的门便已经打开了,七,八个人从车上蹦下,李顺太叫了声不好,拉着我便向街对面走去.对面停着一辆别克轿车,忽然打开灯光闪了几下.李顺太拉着我和黄毛跑到那辆车旁.”上车.”李顺太叫道.我和黄毛急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.还未坐稳,那车便已经发动起来了.”慢,”李顺太忽然叫道.我顺着他的目光朝对面望去,只看见对面那车上下来的人同门口的服务生正在说话.说了几句,便朝门里奔了进去.”*,是李全德的人,来捉我们的.”李顺太轻声说道,一边拿出手机拨起了电话…我看到这第二条短信,愣了一下,再一看发出的时间,是在半小时前,正是我接完她的电话之后…忽然,我便开始狂奔起来,跑到前面十字路口,看见路旁停着辆出租车,司机正躺在车里睡觉.我跑上前去,猛拍窗户.那司机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按下一点车窗,问:”到哪里…”我大叫道:”快,嘉定,快.”司机一听开去嘉定,眼前一亮,睡意顿消.坐直身子道:”上车吧.”我绕到另一边,拉开车门上了车… 在车上,我拨通了白轩的电话,却始终无人接听…汽车在凌晨的街道上开得飞快,半个多小时后赶到了嘉定.我飞跑到了白轩租的那栋房子门前,拼命地拍打着铁门,门里没有任何响动…夏天快结束的时候,伟刚让黄毛和另一个叫浩国的家伙带我一起去盘古路收场租. 说是收场租,实际上就是收保护费. 对象包括那些开小店的,卖水果的,就连在路边摆摊卖早饭的都不能放过. 当然, 我们也早就知道了哪些人哪些店是碰不得的 . 照黄毛的讲法,连这些都搞不清,那就是在瞎混.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我推开门,走了进去,便听得一人拍着桌子叫道:”你他*算个什么东西,竟敢动我阿弟,今天你得跟我说清楚.”中海则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,根本不理那个家伙.我暗笑道:”小偷今天碰到贼爷爷了,中海什么场面没见过,还怕这几个小混混么?”那人看中海没甚反应,更觉得拉不下脸面来,砰地一脚踢到帐台上.说:”你他妈眼睛瞎的吗,我跟你讲话听到没?”中海抬头看了他一眼,道:”你小弟玩了游戏不肯付钱,我当然不能让他走.”旁边一人喝道:”你怎么跟徐哥说话的呢? 我们来这里玩你的电脑是给你面子,你他妈不要给你脸不要脸,是不是瘸了一条腿不够,另一条腿也痒痒?”听到这里,我实在按捺不下去了,正要冲上前去,便听中海冷冷说道:”小兔崽子,你有种再说一遍.”我刚走出门外,石磊跟了上来,说你等等.我说什么事啊石哥,石磊拍拍我的头说小伙子好好干,会有你好处的.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摞一百块,数了十张给我说拿回去给你家里买点好的.以后跟着我混别愁钱的问题.我拿了说谢谢石哥.接着石磊说你有电话吗?我把家里电话给了他.他说明天晚上六点以后别出去,在家等我电话,我会告诉你后天怎么安排.我和黄毛提着两大袋饮料回到伟刚家里. 石磊正勾着伟刚的低声说着什么,忽然抬起头来两人一齐哈哈大笑.伟刚笑弯在地,石磊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.这两个家伙都恨不得对方立刻去死.却还作勾肩搭背的亲热状.我心里暗骂了声什么操性.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

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大主宰7“我马上回来,”我说道:”你们千万拦住他,我手机不在身上,我到仓库的时候,会敲三下门,停一下再敲五下.你们就开门.”李毅答应了一声,我便挂了电话,大步走出饭店门去.刚出大门,迎面便扑来一阵细雨冷风.我缩了下脖子,小跑到街边…向着宝杨路的两端极目望去,看不到一辆车.忽然,我抬眼见到对面歪歪斜斜躺在地下的三辆自行车,边奔了过去,扶起一部骑了上去,踏脚便向吴淞镇方向行了去… 在这初冬的第一场雨中,我骑着单车行在这条寂静的街上,浑身被寒入骨髓的冷雨打得湿透,嘴里呵着白气, 心中不定, 不知道将要面对我的, 会是怎样的结局. 成哥那意味深长的目光, 李全德那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笑容…在我看来便如一支支利箭,向着我射来, 我又能否躲开? 忽然之间,我感到自己很孤独…门开后,就听见伟刚的声音:"爷叔,听说周周被车碰到了,我们来看看他."爸爸问:"你们是..."黄毛接口说:"我们是周周的朋友.我在屋里叫着:"爸爸,让他们进来吧,他们是我朋友."老爸应了一声,说:"啊呀还买了那么多东西.不用那么麻烦.小赤佬没什么大事."伟刚说是应该的,爷叔你先收下,我们进去看看周周.爸爸赶紧开了我的房门说你们进去慢慢谈,我先去做饭,你们一起吃饭吧.伟刚说我们刚吃好,看看周周马上就走,等会还要有事情的.老爸说那好你们聊.说着把他们两人让进门,把门关上去厨房做饭了.



作文投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