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釜山行

文章来源:AG8U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23 18:19:04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釜山行  康南一把拉起她来,他的嘴唇落在她的唇上,他炙热的呼吸吹在她的脸上,他用手托住 她微向后仰的头,猛烈的吻她,她的脸、鼻子、嘴唇,和她那小小的,黑发的头。她的泪水 弄湿了他的唇,咸而涩。她的眼睛闭着,湿润的睫毛微微跳动。他注视她,仔细的,一分一 厘的注视,然后轻声说:“你瘦了,只为了考试吗?”  “周雅安,记得你以前说永远不对爱情认真,现在也居然要死心嫁人了!”江雁容说, 从墙上取下周雅安的吉他,胡乱的拨弄着琴弦。“你以为她没有不认真过呀,”程心雯说: “大学四年里,她大概换了一打男朋友,最后,还是我们这位助教有办法,四年苦追,从不 放松,到底还是打动了她!所以,我有个结论,时间可以治疗一切,也可以改变一切,像周 雅安心里的小徐,和你心里的康— ”“别提!”江雁容喊:“现在不想听他的名字!”  “不认得我了?”她问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?你的脸色不大好。”周雅安说。“没什么,只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 事,我和弟弟打了一架,爸爸偏袒了弟弟。”江雁容轻描淡写的说。  他咬了咬牙。“我懂,我早就知道你和康南的故事,许多人都传说过,可是,我没料到 你爱他爱得这么深!好吧,如果你不能爱我像爱康南一样,我得到你又有什么意思。”  “有一天,等你恋爱了,你就会懂的。我也知道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,我也尝试过绝 交,可是… ”她耸耸肩,代替了下面的话。“我想我永不会这样爱一个人!”江雁容说: “不过,我倒希望有人能这样爱我!”“多自私的话!”周雅安说:“不过,不是也有人这 样爱你吗?像那个永不缺席的张先生,那个每天在巷口等你的附中学生… ”“得了,别再 说了,恶心!”釜山行  这天,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。在江仰止家里,有一个小小的庆祝宴,饭后楷她和 李立维请江麟和江雁若去看了场电影。江麟现在已是个大学生了,虽然稚气未除,却已学着 剃胡子和交女朋友了。他十分欣赏他这位姐夫,尤其羡慕姐夫那非常男性化的胡子,他自己 的下巴总是光秃秃的,使他“男性”不起来。江雁若也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,仍然维持着 她“第一名”的记录,好胜心一如江太太,有次楷李立维勉励她做个中国的居礼夫人,她竟 大声抗议说:“我不要做夫人!我要做江雁若!将来别人会知道我是江雁若,不会知道我丈 夫姓甚名谁!”李立维瞠目结舌,大感此妞不能小觑。

釜山行

釜山行  “雁容,你又发什么呆?这样念书怎么能考上大学?”  江雁容看看班上那些举着的手,知道大势已定,就放下手来。结果程心雯以五十票当 选。程心雯又跳了起来,因为跳得太猛,差点带翻了桌子,桌板掉到地下,发出一阵乒零乓 啷的巨响,程心雯也顾不得去拾桌板,只是指手划脚的叫着说:“老师,全班都跟我作对, 你千万不能让我当风纪股长,要不然全班都完蛋了。哎呀,这……这……根本是活见鬼!我 怎么能当风纪股长嘛!”“既然同学们选了你,”康南说:“你就勉为其难的去做吧,先从 自己下手,未尝不是好办好,我想你可以做一个好风纪股长!”程心雯无可奈何的坐下来, 一脸哭笑不得的尴尬相,江雁容一直望着她微笑,程心雯没好气的说:“你笑什么?”“我笑一只野猴子被风纪股长的名义给拴住了,看以后再怎么疯法?” 江雁容说。下面是选康乐股长,总算没出问题,周雅安和何淇当选。再下面是选服务股长, 程心雯迫不及待的举手,还没等到康南叫她提名,她就在位子上大叫:“叶小蓁!”这次轮到叶小蓁发急了,那张圆圆的脸上嵌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睛,显然也 是个精明的孩子。她在位子上抗议的大喊:“不行,老师,这是报复主义,这种提名不能算 数的!”  “他们会认为跟着我并非幸福。”

  门立即打开了,江雁容张开了眼睛,一动也不动的望着康南,靠靠的眉毛向上抬,眼睛 死死的盯着她。然后,他伸手把她拉了进来,把门在她身后阖煽。她的身子靠在门上,他的 手轻轻的落在她的头上,带着微微的颤抖,从她面颊上抚摸过去。她张开嘴,低档的吐出三 个字:“你好吗?”他把手支在门上,望着她,也低档的说:“谢谢你还记得我。”听出话中那份不满,她把眼光调开,苦笑了一下,默然不语。 “考得怎样?”他问。“不要谈考试吧!”她审视他。他的脸色憔悴,双颊瘦削,但眼睛是 灼灼逼人的。他们彼此注视了一段很长的时间。然后,他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她立即倒进 了他的怀里,把头靠在他宽宽的胸膛上,两手环住了他的腰。他抚弄她的短发,这样,又站 了好一会儿,她笑了,说:“康南,我们是两个大傻瓜!现在,我知道了,我永远没有办法 让自己离开你的,我认了!不管我带给你的是什么,也不管你带给我的是什么,我再不强迫 自己离开你了!我准备接受一切打击!”“你是个勇敢的小东西!也是个矛盾的小东西!” 康南说,让她坐在椅子里,倒了杯茶给她。“等到明天,你又会下决心不到我这儿来了!” “我现在明白了,这种决心是无用的。除非有一个旋乾转坤般的大力量,硬把我们分在两个 星球里,要不然,我没办法离开你。”“或者,这旋乾转坤般的大力量就要来了!”康南自 言自语的说,燃起了一支烟。“你说什么?”“没有什么,”康南把手盖在她的手上,望着 她:“本来,你只有三磅半,现在,连三磅半都没有了!”  “雁容,别哭,雁容。”她不会劝解别人,只能反复的说这两句话。“你让我哭一哭! 让我好好的哭一哭!”江雁容说,就大哭起来。周雅安用手环着她的头,不再劝她。江雁容 越哭越厉害,足足哭了半小时,才慢慢止住了。她刚停止哭,就听到另一个抽抽嗒嗒的声 音,她抬起头来,周雅安正用手帕捂着脸,也哭了个肝肠寸断。江雁容诧异的说:“你哭什么?”“你让我也哭哭吧!”周雅安抽泣的说:“我值得一哭的事比你还 多!”江雁容不说话,怔怔的望着周雅安,半天后才拍拍周雅安的膝头说:“好了,周雅 安,你母亲听到要当我们神经病呢!”  “白天跟晚上有什么不同?”李立维说:“说说看,你要多少钱?我们到旅馆去!” “哟,你不怕你太太了呀?”釜山行




(AG8U导航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釜山行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釜山行: